番号 制服ol

番号 制服ol

凡人夜卧则心气必下降于肾宫,惟肾水大耗,一如家贫,客至无力相延,客见主人之窘迫,自然不可久留,徘徊岐路,实乃徨耳。人有一时狂吐血者,未有不本之火者也。

服二剂此症全愈,不必服三剂也。治法散其气,引热外出,而各病自愈。

春温之症,头痛身热,口渴呼饮,四肢发斑,似狂非狂,似躁非躁,沿门阖室,彼此传染,人以为伤寒之疫症也,谁知是伤风之时症乎。盖暑之热由外而入,之热由内而出。

 此方利水从小便而出,利其膀胱也。夫思虑过多,必伤于脾,脾气一损,即不能散精于肺,肺气又伤,而清肃之令不行,而脾气更伤矣。

治法必须解其怒气,要在平肝。 每日早晚白滚水送下各五钱,服一料全愈。

况心包之火,乃相火也,相火易于作祟,譬如权臣多欲,欲立威示权,必先从传递喉舌之人始;今相火妄动,而口舌红肿,势所必至。上游无泉源之济,则下流有竭泽之虞,下便则上愈燥而痛生,下痛则上愈燥而便急。

Leave a Reply